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康宁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造化千秋添异彩 我于此处悟天人——《康宁画集序》

2009-12-01 15:41:4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范曾
A-A+

   1962年,我自中央美院毕业 ,供职于中国历史博物馆,住于午门外西阙门临近中山公园的一间房中。想当年雕梁画栋,巍峨壮丽,必有王家气象。然而经过六百年风侵雨蚀,到我卜居之时,已是破败零落,环堵萧然。木窗糊以薄纸,时见缺落。霜晨雨夜,孔穴有声。但我方年少,锐气干霄,清晨午门端门间跑步,然后读古文典籍。案上“书似青山常乱叠”,正是澹泊其物欲、奢侈其精神的锦瑟年华。彼时来往最多者为康宁、王炳龙,皆李苦禅先生高足。炳龙倜傥豪逸,康宁旷达幽默,每相聚逢,必指点江山,臧否画坛,妙语连珠,笑声不绝。苦中之乐,有豪门膏梁所不可梦见者。人生奄忽,炳龙去岁遽尔作古,我与康宁亦周甲添二,回望前尘,如幻如梦,其间影事,有令人不可轻忘者。1966年,“文化大革命”肇始,疾风暴雨,扫及于我,抄家在即,惶惶失据。危机中将所藏苦禅画十余事卷为一轴,于月暗雾浓之夜交康宁匆匆携走。十年后“四人帮”就擒,河清海宁,康宁一日夹苦禅画来,归还于我。原卷竟未打开。康宁与我拂尘启封,名作灿然入目。一一悬诸素壁欣赏,击节拊掌。康宁固深爱苦禅者,挚友所藏,毫厘莫取,正所谓临财廉,取予义者也。其人品高华,于此可见。彼时我又家累,阮囊羞涩,恒以干馍咸菜度日,箪食瓢饮,回也不改其乐。而康宁偶有罐头肉菜之类,邀我共酌,饥肠受宠,其惊喜真如久旱之逢甘露。虽今之鱼翅燕窝、满汉全席不能过也。酒酐照胆,我引吭高歌:“我持长瓢坐巴丘,酌饮四座以散愁。”然后铺纸挥毫,兴尽而返。其不鹜名利、宠辱两忘情态,不信今时无古人。陶冶性灵,熔炼画格,正其时也。

  苦禅弟子中,格调卓荦不群首推康宁。四十载焚膏继晷,不惮寒暑,常以乃兄康殷“造化千秋添异彩, 我于此处悟天人”精神策励,奔赴绝尘,无暇反顾 ,于写意花鸟画坛雄视阔步亦三十年矣。窃以为苦禅之后,薪承火继,有待来者。此绝非今日于货殖市肆中钻营之徒可承担者。康宁岿然自在,于风云中立定精神,故能不受浊流影响。其画洗尽铅华,不媚俗眼,以淋漓水墨,独得擅场。出于苦禅而又不为所缚者,以苦禅用笔多篆隶,而康宁用笔多行草;苦禅高古凝重,康宁清新俊逸。师授徒变,术业之前进,端赖于斯。 
   写意花鸟画家六十岁可作少年观,彼苍者天复假康宁三十年,必创画史奇观,谓予不信,请拭目待之。
庚辰十冀江东范曾于北京抱冲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康宁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